“吼……”

庞大的身躯被一剑斩破,本就沾满了鲜血的白色绒毛变得更加鲜血淋漓,巨大的身躯横移数百米。

攻击并不止于此,横移向远方时,一个巨锤,一道刀芒直接轰杀过来。

根本无法躲避,巨大的白狐脑袋伸过去,却被直接斩出巨大的裂痕,连头骨都被撕裂,出现了白色的脑浆,不断的流淌下来,流进眼球。

“吼……”

小白惨叫连连,痛苦得撕心裂肺。

浑身是伤,不过它并没有放弃战斗,不断的激发体内的潜能,古老的气息逐渐弥漫,仿佛来自远古时期的恐怖气息。

“咔!”

一身重伤,巨大的三条狐尾狠狠地抓住一位杀来的仙尊境,迅速往嘴里送,直接吞吃。

迎接而来的是十几位仙尊境的围剿。

很快,身上又出现了七八条鲜血淋漓的伤痕。

站在墓碑的罗小宇喊的撕心裂肺,眼泪都流出来了,想要出去帮助小白,却被两个孩子拉住。

“小白,你一定要挺住!”

“你们两个放开我,小白的潜能还没挖掘出来就已经被杀了,你们放开我。”

“小白,我来救你!”

已经变成青少年的徐浮生摆出一副大人模样,说道:

“小宇叔叔,她会挺过来去的,如果她挺不过去,她就没有资格继承先人的传承,就算你现在救得了她一时,你救不了她一世,有些事总是要自己独立面对的。”

“啊……”罗小宇浑身爆发出非常恐怖的气息,如同入魔般发狂嚎叫。

徐浮生的目光一直都在关注着外面的战斗,特别关注孔祸水。

上百位仙尊境散仙围攻孔祸水的九个分身,一身殷红的她早就已经伤痕累累,不过她的战意可以说是比在场的所有人都高。

一个分身被摧毁,很快又再次重现。

浑身散发出一个个奇怪的符文,神识的攻击在重伤之际依旧可以斩杀好几个仙尊境。

呼啦啦——

五行旗挥过来,三个分身直接被席卷入恐怖的无尽黑洞中,消失殆尽,留下的六个分身嘴角溢血。

九分身互相连接,形成一种心灵上的联动。

“独孤败天,有本事咱们单独一战!”挥舞着利剑的孔祸水分身盯着挥舞五行旗的独孤败天,战意滔天。

独孤败天一手持旗,一手持棒,一身黑衣飘逸,说道:

“好啊,听闻九分身魔女能力超凡,咱们上空见!”

说罢,直接冲向天空。

孔祸水也快速冲上去。

徐尚微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两个冤家,就算重生多少次都是敌对的,唉。”

目光看向别处,略微愕然,说道:

“弟弟,你看曹雨生叔叔,好像很惨的样子。”

曹雨生尽管掌控着黑暗,仙尊境的散仙利用神识,基本上没多大影响,上百个散仙围攻曹雨生,浑身鲜血淋漓,不断滴落,不知道被打入地下多少次,再一次次爬起来。

咔擦!

爬出来的他扭动身体,把那些断裂或者脱臼的骨头纠正,脏兮兮的手臂抹一下满是泥土的嘴巴,看向远方,大声喊道:

“空灵师叔,你再不来救我,我就要被打死了。”

虽然是求救,不过他依旧手握大道,金光闪烁,佛光蔓延,浑身金闪闪的不断变大,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佛像。

数百个仙尊境直接轰杀过来。

佛像虽强,却依旧敌不过数百为仙尊境的碾杀,甚至还有人超越了仙尊境,直接灭杀过来。

嘭!

仿佛拍打在金属上,他整个人又再次被人拍进地下,出现了一个巨坑。

“你们以多欺少,卑鄙无耻!”

地下的曹雨生忍不住咒骂,言语变成符号,金光闪闪的符号附带着巨大的威力。

呯!

一个金身光头和尚被击飞,砸向曹雨生。

两人砸一块了。

“雨生,人数太多了,而且他们太强,在这样下去我们会死的,你师父呢?”空灵师者虽然很强,可面对这么多人,他也是被打得很惨。

曹雨生引动周身大道不断发出巨大轰响,周身出现一个巨大的如同金钟罩般的金色光芒,护住本体,说道:

“我师父在领悟人王的传承。”

“人王的传承?”空灵师者诧异,说道:“我曾听师父说过,一个人要么只能继承一个上古强者的传承,除非你拥有先人的血脉,才有可能传承一脉。”

“在我的印象中,人王似乎没有后代吧,他强行领悟,会不会太危险了?”

“大道——启!”曹雨生看到杀来的数百位仙尊境,拼尽全力拽出天地大道,狠狠地甩过去,世界根源之力的横强与杀来的仙尊境们砸出剧烈轰响,嘴里说道:

“我师父不会有事的,他继承了很多上古贤能的传承,他跟我们不一样,他不是归位者,而是纯碎的人类。”

“不是归位者吗?”空灵师者有些诧异,说道:“他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人类,谁说他是纯碎的人类?”

“之前那条巨龙说的,我也不知道……啊……”

一道强横的刀威斩来,曹雨生金色的护体光芒直接被劈开,金色的身体被划出一道足有二十多厘米长的伤痕。

“空间混沌!”

三位多位仙尊境攻杀向徐月,她突然施展出一招,周身方圆百里之内变成一片混沌,仿佛天地未开,满是混沌,人进去都会变得迟缓,行动不便。

一头巨大的上古凶兽混沌却在里面行动自如,张嘴吞吃好几位仙尊境,而后快速离开。

方圆混沌瞬间散开。

不过她没有任何停歇的机会,马上就有仙尊境杀过来。

“吼!”

巨大的混沌嘴巴发出一声怒吼,咆哮而出的是直接让整个空间变成世界未开的混沌,将本尊也埋藏在其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四面八方的仙尊境对她进行猎杀,终究还是漏掉几个。

背上被划出一道鲜红的伤口,血液在流淌。

此刻!

一只青色巨手凭空而出,抓住刺伤徐月的三位仙尊境,死死的抓住,随后用力。

嘭嘭嘭……

直接捏爆,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青色巨手。

徐月看着青色巨手激动的叫道:

“爸爸!爸爸,你终于出来了。”

一袭白衣胜雪,周身弥漫着青色的物质,双手靠背,负立虚空,注视着这场针对他儿女和徒弟的战斗。